•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竞技宝
  • 阅读答案
  • 其他范文
  • 竞技宝 当前位置:池锝网 > 竞技宝 > 竞技宝 > 正文 池锝网手机站

    日本留言

    【竞技宝】 池锝网 2018-06-13本文已影响

    篇一:日本留言

    张承志作品:日本留言

    张承志

    花城,1994.05

    [关键词] 张承志

    日本是一个古怪的国度:数不清的人向它学习过,但是后来选择了与它对立的

    原则;数不清的人憧憬着投奔过它,但是最终都讨厌地离开了它。它像一个优美的

    女人又像一个吸血的女鬼;许多人则深爱之后,或者被它扯入灭顶的泥潭深渊,或

    者毕生以揭露它为己任。

    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其中太深的东西。

    百年以来,两度侵略战争过后,尽管那么多的亲日派还活着,尽管一代代地在

    青年中被培养出了那么多的媚日派,做为中国的基本舆论和心态的一个外现,是人

    们对日本的普遍的反感。今天,简单地说,我欣赏中国人对日本的这种反感,哪怕

    是嘴上的不服气。

    这不科学,也不认真,但是多少有着一点正义。

    是否应该认真一些地归纳一次呢?我觉得应该也有必要。如果对于一个国家的

    认识只是昔日的仇恨,如果对一个扩张的殖民主义传统只是反感而已,那么肤浅的

    反感是可以只隔一夜就变味的。从偏激地排外,到媚骨酥软失节卖国,其间只隔着

    一层纸。从挨人欺负而膨胀起来的狭隘民族主义,到对内大汉族主义对外大国沙文

    主义,也只有一步之遥。在批评人家的时候,特别是当这不是牢骚和取笑攻讦,人

    家也不是一个鸠山而是一个民族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应该学会严谨。

    但是放弃批评更危险。半个世纪后的事实证明,蒋介石宣布放弃索要日本的战

    争赔款时的名言,即所谓“以德报怨”,是错误的。在今天日本的传播媒介几乎言

    及中国必怀讥讽,日本的许多人提起中国语必不恭。不是为了自尊,而是为正义,

    可能有几件事值得一提。

    我也相当长期地在日本滞留。所以用滞留这个词,是因为日本希望外国人只用

    这个词来表示他们的居日。根深蒂固的对岛国之外一切的恐惧,使日本的极其善良

    的国民总是小心翼翼地盼着外人最好快点离开。于是,代表他们国家的警察和入国

    管理局就露出了狰狞的脸。据我虽是个人的但是真切的感受,日本最可憎的两大物

    ,一个是GOKIBOLI,即一种大臭虫;另一个是简称“入管”的入国管理局

    人员。

    岛国的闭塞性,是一个老得起茧的话题。据我看,他们一点也不闭塞;倒是文

    化小国的恐惧心理,酿致了日本的排外气氛。这首先对他们自己是可悲的:因为有

    着大量真诚的日本人渴望和世界交流,为了洗刷掉他们历史和家庭史上的侵略者的

    淋淋血滴,他们做了不知多少努力。

    关于日本红军的经纬,要费些笔墨讲清。

    我总觉得,做为中国人,不知道日本红军的故事,是可耻的。

    日本红军的原称是日本联合赤军。用最简单的方式解释的话,日本赤军是在6

    0年代波澜壮阔的反对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的群众运动失败以后,包括其中的“日本

    红卫兵”学生运动失败之后,不承认这种失败现实的一部分日本青年拿起了枪。他

    们的纲领和目的,非常清楚地讲明是:建立世界革命的根据地,实行革命的武装斗

    争,打破对中国的反动包围圈,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和一切革命的和正义的斗争。

    他们多次阻截过日本首相的飞机,企图制造反对日美勾结包围中国的舆论。他

    们劫持大型客机甚至占领大使馆,借此成功地救出了被捕的同志。他们抢劫枪店和

    警察,其实至终也没有什么武器——浅间山庄枪击战,主要是用猎枪打的。他们逃

    到中东,在那里直到今天还在为巴勒斯坦人民的生存而战(这是一个对巴勒斯坦问

    题的非常深刻的注解)。他们使用土造的定时炸弹,袭击美军基地和美国领事馆。

    他们计划和实施过各种各样的对驻日美军的拚死袭击,包括用火焰瓶烧美军飞机和

    机库。

    被当代西方国家体制称为恐怖主义的日本红军的行动,其实是伟大的60年代

    开端的左翼运动的一部分。在越南战争发展到美军把战火烧延到老挝时,他们决心

    扩大包括抢劫银行在内的武装斗争。而同时的日本,著名的三里冢反对机场建设斗

    争已经如火如荼,农民、学生和左翼活动家们组成了28000余人的队伍,建筑

    堡垒,遍挖战壕,把身体捆缚在木柱上,与两万多警察决战。在冲绳,由于美国占

    领军的军车交通事故(美军车轧死一名孕妇,但被庙军事法庭判决无罪),冲绳人

    愤怒了。在以前的侵略战争中,20万冲绳人死于战火,包括日本军的屠杀。冲绳

    是日本领内的一个特殊的反体制的岛。在意义重大的激烈的民众蜂起中,73辆美

    军军车被愤怒的群众烧毁。1971年,美日冲绳条约签字;一次就有92000

    日本人投入抗议游行,其中837人被捕。再举一例:东京左翼学生抗议集会中被

    警察袭击,被捕数惊人地达到了1886人。日本红军派是这种正义的人民运动的

    产儿,在风起云涌的正义左翼运动中,日本赤军的青年进行了43件炸弹攻击。事

    实上是使用过炸弹312个,爆炸成功的共44枚。

    ——无疑,我们中国今日的风流一代看了上述句子,一定会捧腹大笑或忍俊不

    禁。而我,当我读着他们至今仍然严肃地记录下的这些句子,和他们为实践这些幼

    稚的思想而做出的赌命行为时,却几次忍不住要落泪。

    有一个突然唤起记忆的体验。

    一个名叫的坂口宏的年轻人最近出版了他的珍贵回忆录。他是死刑囚。197

    1年,他和他的战友在浅间山庄拘质笼城,与警察进行了震惊日本的枪击战。他在

    浅间山庄陷落时被捕。回忆录中他平静地回顾了赤军的历史。我边读边琢磨他的那

    种我很少见过的、平静恬淡的笔调。他们走过的复杂的路,我也读得心情复杂。但

    是,当回忆讲到国际形势,讲到他们决心不惜用一条命夺一支路口警察的手枪,不

    管狭窄的日本地理在山岳地带设置营地,决心采取了最激烈的武装斗争方针——从

    此也在事实上加快了毁灭的步伐时,我读到了下面一段:

    1971年1月30日,美国在严厉的新闻管制下,使西贡军侵入老挝境内;

    从而把战争扩大于印度支那全域。在激烈的战争发展之中,中国的周恩来总理一行

    到达河内,他使用了最大限度的表达——如果美国继续采取更大的侵略行动的话,

    中国将“不惜做出民族的最大的牺牲”——宣布了对北越和老挝解放势力的支持。

    我记得这一小段往事。甚至连“新闻简报”上的周总理的英俊大度的风貌都记

    得。读时,我突然一阵鼻子发酸,不知为什么。

    他记载了一个昨天的我们和中国。

    那时的我们和中国也许充满悲剧又充满错误,但是,就像周总理和毛主席象征

    的一样,我们是那么正义、勇敢和富于感染的精神力量。当时有不少红卫兵越境去

    越南,投入了抗美援越的战争。当时的北京人,应该都去天安门参加过示威游行。

    是我们,是中国革命有力地影响了他们。

    可是必须说,又是他们勇敢地支援了我们。日本赤军派审判结束后,出版的几

    部回忆录里,比比皆是他们昔日要“打破反华包围圈”的初衷。

    关于他们的行动,早就应该有人厚厚地写过几本书。可是在我们的接受日语教

    育的大军里,没有谁有这么一份正义和血性。那么我来干,尽管我只有写如此短短

    一篇的精力。尽管,我仍怀有一点奢想:我盼望我的文章唤来专业的详尽介绍,改

    变我们对正义的可耻沉默。

    不久前听到一句新闻:旷日持久的日本教科书诉讼以原告败诉结束了。我马上

    想起了一盆翠绿的万年青。

    那盆万年青,是我赠送给一个老人的。在外国,我专程拜访一个人,而且见到

    后表示并无他意、仅仅想向他表示尊敬然后就告辞的经历——唯此一次。

    那老人惊人的瘦弱。在一米五左右的瘦小骨架中,隔着衣服觉不出他身上还有

    肉。我不详地想,他不会再活很久了。但我还在沉默之间是他先开口了。他说,据

    诊断他身上一共患有七种病,他呵呵笑着。

    我不愿再看他那真正是骨瘦如柴的形容,只管把刚刚从花店里买来的万年青送

    过去,讲解了一些中国人对这种盆栽的常青植物的吉利说法。喝过一杯茶后,我告

    辞了。我想,除了我大概没有谁这样做,但我一定要这样做。

    著名的日本教科书诉讼案,是以家永三郎老人一个人为原告、以日本政府为被

    告进行的。这件事又是很难简单讲清——原谅我又要攻击我们亲爱的知识分子,我

    真不知道为什么凡是对祖国干系重大的事,他们就一定不介绍。即使低能也不是能

    解脱的解释,因为有些事做起来很简单:只须翻译些不难的资料(不是他们不懂的

    文学语言),也不犯忌。

    又是只能用几句话归纳全案。

    事情是这样的:日本政府审定中学教科书时,把对中国等国的侵略一词,改为

    一个汉字写作“进出”的词。这个词很暧昧,只能译为“进入、扩展、挺进”之类

    的意思。当然,修正不仅如此一处而已,从用语到史实,日本政府的文部省(教育

    部)竭尽了掩盖、否认、粉饰战争罪行的全部吃奶之力——然后一届届地教他们有

    点傻的学生。

    东京教育大学家永三郎教授出于正义,勇敢地向日本政府文部省提出起诉,这

    就是长期以来,久久震撼着日本的教科书诉讼案。此外,日本取消了原东京教育大

    学的建制并建立了一所唯一由日本文部省直接领导的大学——筑波大学,家永三郎

    取道清洁,也毅然辞去了大学教授之职。

    诉讼案漫长地持续着。谁都知道,一人对政府的案子会有什么结果。笃信民主

    主义的人也许对家永三郎胜诉抱过希望,然而我想,日本不会出现这种结果,那里

    是一个透明的尼龙监狱。

    日本,也许它的憧憬永远只是脱黼亚洲充当西方的一员。也许,它的导师,永

    远只有使侵略和殖民主义成为了世界秩序的英吉利。

    它的逻辑是,怎么美国和澳大利亚不骂英国侵略呢?如果当年“进出”到印度

    的是日本;如果当年“进出”了香港,如今世界还不是老老实实接收现实?挨了原

    子弹还不让说一句“进出”,本来已经早早就“进”了日本的韩国不但又“出”去

    了,而且还禁止日语的文化活动!君不见,大闹台湾独立的民进党已经在讲“日本

    对台湾的五十年殖民统治是重要的”,而且中国留学生的报纸也在这么宣扬!

    这才是他们心底的话。

    世上确实有一种谁都知道、但谁都不讲出来的东西。它使世界成了如此景象。

    日本教科书诉讼案反映的就是这样的本质。家永三郎以一人之身向国家的宣战,伟

    大处不在他的勇气而在他坚持的正义。

    于是我选定了那盆万年青。

    这桩案子耗日持久,官司打了约30年。家永诉讼案中牵连了广泛的哲学、历

    史、法律和思想领域的命题,可惜的是中国民众并没有听过几句介绍。

    真正惊人的,我觉得还不是家永三郎的勇气学识;而是日本政府的寸土不让的

    顽强态度。侵略已是天下皆知,已是常识,但日本政府却坚决要把它从课本上改掉

    。事实上就是被改掉了,今天日本中学生在学校学着的历史是:他们的前辈曾经“

    发展”到中国和半个亚洲。此事在八十年代初曾酿成以韩国为首,席卷了香港、新

    加坡、台湾、中国大陆的声讨日本的风暴。

    风暴过去了,时代也过去了。

    两三年前听说,教科书诉讼案以家永三郎败诉结案了;后来又听说诉讼还在继

    续,不知究竟发展到了怎样的地步。我们的电视台和日本的电视台一样,对此事只

    字不提。最后在电视上听过一次家永三郎的简单表示,他说要彻底地争到底。诉讼

    案已是千丝万绪难以概述。世间已经差不多忘记了它,即使家永三郎还在呼吁但是

    人们已经听不见。一片无声,这个纷争之角已告沉寂。

    我从这无声中深深感到了一种无义。

    时代和人对义举的冷漠,比什么残酷的判决都可怕。我有时偶尔想起那年我送

    的那盆万年青。事隔久远了,无论那盆植物还在不在,今天我觉得万幸,觉得自己

    那一天做得正确。

    那盆万年青非常结实,叶片鲜绿肥嫩,枝干又粗又硬,阳光浴满的时候,它抖

    烁着耀眼的绿色光芒,充满生命的质感。

    它纵然渺小,但也是一份小小的意义。——在那种不说出口的阴暗心理中,他

    们在等着家永三郎死。说透了就是这么一句话。拖了30年,老人已是八旬。谁都

    想到了这一点,但是谁都不说。老人无疑也常常想到这一点,也许,他有时也被阴

    影笼罩。那一天,当我送去了一盆植物时,当他听说有一个中国年轻人只是要向他

    表示——中国并非没有人理睬他的诉讼,当他发现那个中国人放下那盆植物就一去

    不返时,他会感到阴暗多少被平衡了一点么?

    在新殖民主义正在逼近世界时,给殖民者阵营里的反体制派以正义,就是对新

    殖民主义的抵抗。世间正呱噪着合资合文,友情生财。但是,宿命的是,我们和他

    们之间,今天的关系形式,很可能只有战斗。

    重要的是,不管世道怎样得胜,正义仍会像常青的生命一样,不断生长,不会

    绝断。哪怕彻底地孤立,哪怕只有一个人。

    浪迹天下,人会走过许多有缘分和没有缘分的地方。我从泶不觉得自己与日本

    有什么缘分,特别是当它做为国家正处于一个歧视中国、并且恶意地盘算中国的时

    代的时候。但是对人和民族不能简单臧否,有时一群人或一个人就能平衡一个民族

    的形象。

    我不是什么日本研究者,我对日本的兴趣远远没有对波斯和巴格达繁荣的西亚

    、对哈萨克的天山、对未知的安第斯山脉、对我的黄土高原那么息息相关和感情深

    重。但是由于没有人写,那么我必须最低限地写一些关于日本红军,关于教科书诉

    讼,关于高桥和的文学,关于冲绳的历史。

    而关于日本赤军的介绍不仅如此。他们也有复杂的一面,但唯他们是中国的以

    命相托的支持者和挚友。对这样的挚友的失义,会万劫不复地失去支持。

    世间有一个关于日本的传说。

    这个传说,基本是误解。

    因为不仅要概括日本的味儿,讲清楚各种对我们很重要的、其他民族的传统和

    血统、情调和气质,更必须讲清楚恶和美。

    据我看,只有他们的行为,才称得上代表了真正的日本味儿。那种孤胆的、无

    望的、疯狂的战斗,潜藏着一种使人回味不已的唯庙精神。

    他们的斗争只可能失败。只有在精神上,他们的一切才具有意义。一本本地读着,我体味到,在他们的轨迹中,与其说贯穿着争取胜利的努力,不如说充满着对于极限和纯洁的追求本能。

    借这篇想了很久的文章,我总算多少还了心中的一个夙愿,或者说,减轻了一

    点负罪的痛苦。从一开始读到赤军的资料以来,这种负罪的感觉折磨了我很久。同

    时,我也大致地写清了我理解的日本。我想,我学习了它的优秀,也做到了对它的

    对立。我开始了对它必须的宣战,更深深地感知了它的美。

    写到这最后的一笔,我觉得异样的轻松和舒畅。

    篇二:日本留言

    背身而去的“英雄”——读张承志《日本留言》的留言

    张承志这篇发表于六年前的文章《日本留言》(由八路军转载至“我看日本”)让我对张承志的好感几乎降低到了最低点,而在此之前,我虽然不赞同他的偏激极端,但还很敬重他的理想主义努力。

    张在这篇文章里饱含激情地记述了六十年代极其活跃的左翼组织日本赤军当年的光辉业绩,首先让他啧啧赞叹的是赤军的伟大理想:“建立世界革命的根据地,实行革命的武装斗争,打破对中国的反动包围圈,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和一切革命的和正义的斗争。”更让张承志钦佩不已的是赤军的年轻战士为了理想和正义不怕牺牲,在艰苦的战斗中(如为了救出被捕同志劫持大型客机甚至占领大使馆;抢劫枪店和警察;没有武器用猎枪打游击,使用土造的定时炸弹,袭击美军基地和美国领事馆等等)所表现的献身精神,也正是这些年轻人的豪情和勇敢,勾起了他的无限乡愁,让他仿佛回到了那个他和许多红卫兵小将们曾经一起叱咤风云的时代,这时,张承志“突然一阵鼻子发酸”,写下了一段感伤的文字

    “那时的我们和中国也许充满悲剧又充满错误,但是,就像周总理和毛主席象征的一样,我们是那么正义、勇敢和富于感染的精神力量。当时有不少红卫兵越境去越南,投入了抗美援越的战争。当时的北京人,应该都去天安门参加过示威游行。”

    一直都扛着理想主义大旗的张承志总习惯于这么铿锵有力的说话,让人在沸腾了热血以后却忘记了还有必要理智地思考。更糟糕的是,不仅是忘记了,而是在激情的亢奋里,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一直很奇怪的是,张承志学过考古学和历史,当知道历史的沉重与诡诈,怎么时常会被历史的表象与欺骗所迷惑,竟愚昧(这里似乎不得不用这个词)地认为,毛主席和红卫兵们宣称自己是正义和勇敢的,他们便是正义和勇敢的?我不知道“周总理和毛主席”象征出一种什么样的“正义、勇敢和富于感染的精神力量”?我更不知道在“正义、勇敢和富于感染的精神力量”的激励下,中国又何以“充满悲剧又充满错误”?

    张承志何以堕落到说话不讲逻辑的地步?总不至于现在或若干年后,张承志也期望我们这样来评价他:“那时的张承志虽然逻辑不清、思维混乱,但正如他所推崇的毛主席、周恩来、红卫兵、日本赤军所象征的那样,他是那么正义、勇敢和富于感染的精神力量”?

    张承志向来都爱憎分明,在爱的同时是更强烈的仇恨,高歌之后是更激昂的痛斥。这回让他义愤填膺的,不是日本和国际社会对赤军恐怖活动的镇压,而是中国学界没有对日本赤军进行过详尽的专业介绍,张承志因此鄙薄他永远都会鄙薄的中国知识分子,因为他们对正义的可耻沉默。张很自然地得出结论:“可是在我们的接受日语教育的大军里,没有谁有这么一份正义和血性。”张承志在他的荒唐逻辑里纵横驰骋,痛快淋漓地展示自己独立于天地间的正义激情,“虽千万人,吾往矣”: “那么我来干,尽管我只有写如此短短一篇的精力。”虽然干的不过是短短一文,但相信张在写下这一句时,一定是正义凛然,自以为是奔赴刑场慷慨就义的革命烈士。

    读到这里时,我竟然感到有些恐怖,张在用这短短的一篇为正义立言时,其背后隐藏着多么强烈的怨恨甚至仇恨!如果他不是用笔来干,而是象当年的红卫兵用棍棒、匕首甚至枪来干、象当年的日本赤军用炸弹和武器来干……张承志当年的确是红卫兵,至今似乎还在另一个或许更可怕的战场上继续他的“文化大革命”。

    然而还有让我感到可笑的。张在批评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对赤军进行详细的专业介绍时,仿佛是在要求公正,然而他自己也知道“关于日本赤军的介绍不仅如此。他们也有复杂的一面”。于是这里要问的是:何以要求正义的张承志对赤军这复杂的一面只自不提,只是一味地讴歌赞颂赤军对中国所谓以命相托的正义精神?要问张承志的的是,在八路军给我们转载的赤军恐怖主义的暴行里,我们看到了什么样的正义?

    “使国家变成地狱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人们想使它变为自己的天堂”。这句话出自诗人荷尔德林。荷尔德林在独自求神的道路上,直觉地洞察到现代性的病症,然而在张承志那里,这句话怕是要改成:为了把国家变成天堂,哪怕让它先变成地狱。

    张承志和很多人的逻辑是,虽然他们是恐怖主义份子、虽然他们杀害了许多无辜的生命,然而他们是在为伟大的理想和正义在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然而我首先要问的是无辜者的鲜血酿成的正义是正义吗?即使他们的确在为正义奋斗,他们又有什么正当的权利践踏无辜者的生命?张承志在文中充满敬佩地提到:为了对北越和老挝解放势力表示支持,周恩来使用了最大限度的表达“不惜做出民族的最大的牺牲”。那么,周恩来凭什么要让一个民族数亿生命为某项所谓崇高的事业做出牺牲?三个代表?

    对这几个问题有某些解释,也会牵扯到许多伦理、信仰以及认识世界的问题。但是罪恶,即使以正义为旗帜,即使因为世界的有限和命运的逼迫,也不能被允许得到庇护和容忍。

    张承志还是有一点清醒的,那就是他认识到赤军必然是失败的。然而这点清醒丝毫没有促使他去理智地反思,反而把这种失败当成一种出于绝望的骄傲,更热切地展示其激情的疯狂。

    “他们的斗争只可能失败。只有在精神上,他们的一切才具有意义。一本本地读着,我体味到,在他们的轨迹中,与其说贯穿着争取胜利的努力,不如说充满着对于极限和纯洁的追求本能。”

    这里我们看到了《心灵史》中那那种为信仰的斗争和献身,也看到为义舍命赴死的“清洁的精神”。

    这些都曾让我热血沸腾、心潮澎湃,让我回忆当初还是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队员时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的伟大理想,以及在高歌“我们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时那一张张童稚的面孔上的明亮和纯洁。然而我们很多人都告别了这曾有的理想激情,那么是不是我们堕落了,在这个丑恶的世界里,忘却了“极限和纯洁的追求本能”?

    张承志必然给出肯定的答案。这么多年来,张承志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似乎依然严守着当年红卫兵的使命,他所抱定的信仰和理想是,以一种清洁的信仰、理想来对抗这个朽败的世界,或许他还会期望,在将来颠覆这个世界实现真主的救赎。在这样的精神激情里,张承志隐晦的共产主义信仰和热忱的伊斯兰信仰交织在一起,在对世界的审判里执著坚韧地坚持对拯救的追求。

    张承志当然有自己的理由坚持自己的信仰,在对毛和文革的怀旧中他或许能回到个体生命的故土家园,然而如果因为情感的依恋而无视对罪恶的思考和对虚假的理想的反思,则是理智上的怯懦和麻木。克雷蒙梭曾说:三十岁之前不信仰共产主义是心灵有病,三十岁之后还信仰共产主义是脑子有病。政治家的话难免偏激,但他告诉我们没有理性的信仰是可怕的。张承志的理性与思考,似乎已经淹没于延续着生命之激情回忆的信仰里。

    还记得若干年前听到过张承志的一次演讲,谈到回民的信仰问题。他说我们这些生长在城市和东部的人可能无法理解这些回民的信仰,因为他们看到的是蔚蓝的天空、广袤的大地、丰茂的草原,他们呼吸到的是清新的空气,这一切是是城市人所无法接触到和想象的。张的一些散文和《心灵史》的一个内容是,在恶劣的生存条件下和极其贫困的生活中,这些回民们仍在信仰中坚守精神的清洁。初读之下,令人感动,如果想想我们身边的腐败、空虚与堕落,便很容易认同张承志对现代社会的批判。然而在这里,在看来是张承志最有力度的地方,恰恰暴露出张根本的虚弱。

    张不只是出于民族主义关怀批判汉文明,而是依据其坚硬的伊斯兰信仰立场拒斥整个现代文明。然而,这种拒斥里是否潜藏了张对现代文明的怨恨乃至恐惧呢?他是否担心现代文明腐蚀纯洁的信仰?他是否害怕一旦回民也开始在现代文明中变得富裕,他们便可能抛弃他们的信仰?张何以一直强调贫困与信仰的纯洁的神秘关联?张对现代文明的拒斥是否是因为他意识到,他所追求的信仰非但不能在现代文明中获得生命力,反而有可能被侵蚀?如果某种信仰只能依附在蔚蓝的天空和生活的简单乃至贫穷,这样的信仰有生命力吗?悖谬的是,张自己之所以能几乎成为回民的先知,与其能在现代大学里接受高等教育,能够在世界范围里进行交流密切相关。不知张承志会如何在其信仰追求中处理这个悖谬。

    朱学勤在那篇传诵一时的《思想史上的失踪者》中,隐隐地把张承志引为知己,因为他们当年都是红卫兵的战友,比起一般的红卫兵,68年精神似乎更持久地燃烧着他们的血液,使他们终于没有象大多数红卫兵一样“向下突破,返回到世俗的沼泽地里打滚”,不但避免了成为思想史上的失踪者的沉沦命运,而且“向上突破,脱胎换骨”,打造另一种理想主义。在这极为艰难的理想主义的朝圣途中,朱学勤“只在一个人的作品里看到这种向上突破的希望,那就是张承志:他欲以笔为旗,只身面对当今虚无主义思潮的十面埋伏”。朱学勤在敬佩张承志时,只是担忧如果只是以68年的旧式理想为资源能否有效抗拒虚无主义。朱学勤担忧的是他们的下一代人会调侃地问出一个让他们哭笑不得的问题:红旗到底能打多久?

    我不太明白,朱学勤为什么会被这个问题哭笑不得。68年的红旗难道不是已被证实为虚无主义的白旗?在鲜血和苦难中,68年人的旧式理想作为精神资源,岂只不足以有效地抗拒虚无主义,简直就是为虚无主义铺路!对所谓68年精神持这样一种暧昧态度,大概是某些脆弱的自由主义者在价值相对主义中的恐慌所导致的吧。

    这里要问的是,张承志现在借以对抗虚无主义的信仰资源,在对现代文明的惧怕,离虚无主义有多远?

    苏格拉底在同样朽败的雅典城邦中被判了死刑,他本可以逃走,但他没有,留下来以自己的死警醒雅典人他们生活的城邦的罪恶。哲学家以自己的死,让人们面对在生活中,我们所面临的朽败的城与不朽的真理(哲学)之间的紧张。而张承志在信仰的激动中一劳永逸地给他所处的城邦——现代文明判了死刑,气魄宏大,然而在这样豪迈的正义激情背后是否有深深的无奈、怨恨和恐惧?

    记得老冷在一篇剖析张承志的文章中,非常尖锐地向张承志提了一个问题:向何处抵达?但或许对张承志和他的信仰而言,更重要的问题应该是:从何出开始?

    朱学勤惺惺相惜为张承志唱了一曲别离:“我敬重张承志的孤胆英雄气。我以目相送,看着他在荒芜英雄上逐渐远去。”或许,张承志的命运,只能是背开身去,走那条“英雄”路。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条路并不荒芜,张承志也不孤独。

    篇三:日本留言

    再见,是我最后的留言

    さようなら、これは私の最后(さいご)のメーセージだ。

    メーセージ:留言,言语。

    相关热词搜索:日本邮政 日本电视剧 日本留言

    【竞技宝】图文推荐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cdfd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池锝网 版权所有